利比亚打工:战火中安全回国是最大愿望

文章来源:出国之窗 编辑:johann 时间:2011-11-01 浏览次数:

今年35岁的田少甫是洛阳市伊川县人,为了改变家里的经济状况,他萌生了出国打工的念头。刚开始想去新加坡,等他赶到某国际manbetx app公司时,去新加坡打工的名额已满。他转身看见墙上贴着利比亚招工人的简章,就决定去利比亚打工。2009年4月,他登上飞机开始了他的利比亚打工之旅。

利比亚男人可娶多位妻子

当飞机在利比亚的黎波里(利比亚首都)上空时,田少甫从机舱窗口向下望,下面金黄一片,都是沙漠,看着很荒凉。“我当时是听天由命,这么一个荒凉的国家,不知道前面有什么等着我。”田少甫回忆当时的心境。最后,飞机在班加西降落了。他本来是想做一名抹灰工,但中介方给他介绍在一中国工程项目部当保安。

田少甫去之前学了几句简单的阿拉伯语(利比亚官方语言为阿拉伯语),但要跟利比亚人交流却很困难。虽然如此,爱说爱笑的田少甫还是很快有了利比亚朋友。他最好的朋友阿甘是项目部的司机,两人经常一起出去喝咖啡,或者吃土耳其烤肉。

有一天,田少甫坐着阿甘的车上街,办完事之后,阿甘拉住他的手,用力地摇了摇,指着他家的方向,用手做着拿杯子饮水的动作。“我当时就明白了,他是叫我去他家里喝咖啡。”田少甫解释,利比亚人信仰伊斯兰教,教徒是不允许喝酒的。

当到了阿甘家里,两个年轻女人带着4个小孩出来迎接田少甫。看着两个女人,田少甫不知道怎么打招呼。正尴尬间,阿甘走到一个年纪稍大的女人面前,拥抱她后,对田少甫竖起大拇指,又拥抱了旁边那个女人,竖起了食指。田少甫明白,阿甘的意思是,这是他大小两位妻子。随后,阿甘又介绍他的4位孩子。介绍完毕后,两女人领着各自孩子回到各自的房间。田少甫指了指自己,竖起一个指头,意为在中国只能娶一个妻子。阿甘明白他的意思后,惊奇地睁大了眼睛。

一个淡水缺乏的国家

利比亚地处北非,北临地中海,淡水资源很少,有沙漠王国、干旱之国的别称。在班加西有句谚语,家里富不富,看门前有没有树。因为富裕的人有足够的淡水,可以供生活所需,还能给门前的树浇水,而穷人连吃水可能都成问题。

利比亚人虽不是很富裕,但是绝少有偷盗行为,因为伊斯兰教对偷盗行为处罚很严厉,但常有利比亚人到中国项目部“蹭水”。有次田少甫正在水龙头边站着,一名二十多岁的利比亚男子开着一辆蓝色的北京现代,将车停在水管边。他下车后,拉住田少甫,指指水管后指指车,还做出喷射的动作,意思要水洗车。田少甫摇摇头用阿拉伯语说不行,男子不理会他,跑过去打开水龙头,回来就拿着水管往车上喷。田少甫打开电警棍,电警棍发出刺耳的警报声。男子被警报声吓得水管从手里滑了下来,反应过来后,他猛地拉开车门,钻进车里,一溜烟将车开跑了。“那个男的可能吓住了,等我关好水龙头,他早跑得没影儿了。”田少甫笑着说。

地中海是利比亚人生活中的宝,在夏天时,他们常以家为单位,在海滩上扎上帐篷,炎热时跳进海里泡着,凉爽了就上岸,躺在帐篷里。孩子们将汽车的废轮胎扔进海里,然后伏在上面,随水漂着。“海滩上的沙很细,特别干净,海水蓝得像天空”。

局势不稳中的安全撤离

但平静休闲的生活没持续多久,2011年2月,项目部规定,所有工人不能随意上街。田少甫晚间巡逻时,常听见枪炮声,漆黑的夜空不时被枪炮“点亮”,“就像一下子多了很多星星”。

因为局势不稳,项目部用建筑垃圾将大门堵住,田少甫带着一帮保安,在高楼处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环境。“后来我们项目部还是被洗劫了。”田少甫说,有群不明身份的利比亚人冲进他们的宿舍区,抢东西,最后还放了把火,很多工友的衣物、被褥、金钱被烧得一干二净。田少甫的宿舍没有被烧,但是所有的美金、第纳尔(利比亚货币名)、手表等都被抢走了。

2月25日,田少甫的项目部接到了撤离的通知,由中国驻希腊大使馆组织。那天,“奥运冠军号”客轮停在班加西的港口,数千名中国公民在港口处集聚,等待登船,每人手上贴着一张纸片,上面有护照编号。多数人都拖着非常大的行李箱,登船的变道口由两名希腊人守着,他们查看登船者手腕上的纸片,再跟护照核对,准确无误后才可以通过。有很多利比亚人站在岸边看中国人登船,船将开往利比亚对面的希腊,那里没有枪炮声,也没有鲜血和死亡。

当所有中国人登上“奥运冠军号”后,一名工作人员做了简单的讲话。“他说,同胞们,当你们登上‘奥运冠军号',你们就踏上了安全之地。工作人员说完,很多人边哭边相互拥抱。我那时很平静,但是觉得做中国人真幸运。”

将本文分享到: 更多
如果你对移民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,请到交流平台反馈。